<track id="hnlvpvl"></track>
  • <track id="hnlvpvl"></track>

        <track id="hnlvpvl"></track>

        1. 有哪些民科、民哲的奇葩理论或体系?

          百度民科吧上的《民科奋斗宣言》,你们感受一下:

          一个幽灵,一个民科的幽灵在中国回旋。

          I.

          在人类历史的很长阶段,社会处于萌妹状况。宗教领袖用信仰统治国民,底层社会愚蠢无知,国民在迷信中挣扎颤抖。瘟疫、战斗、暴政、贫穷、饥馑、洪水……黑夜覆盖大地。

          II.

          而后,一些人类当中具有较强思考才能的人从这黑夜中觉悟。

          他们反对盲从,反对威望,寻求真谛,笃信理性。

          “上帝”让牛顿出世,地平线上终于迎来拂晓的曙光,甚至盖过了烧逝世布鲁诺的火刑柱的焰芒。

          人类,迈出进化的一大步!

          III

          然而,一但社会变更到来,新的统治阶级在颠覆旧的统治阶级后,便又通过压迫被统治阶级来巩固自身的统治。历史规律,实难幸免!

          宗教既殁,意识形态层面的统治工具已荡然无存。资本家们何以维体系治?

          何以愚化既已开化的人群? 何以盘踞精力与道德的高地对世界发号施令?

          其实,旧的宗教一去,便有新的宗教出生。

          教会权势衰微,自有“科学教”横空降生!

          IV.

          统治阶级,在政治上,他们编造出皿煮的谣言,让国民认为自己真能决议自己的命运。其实权利分配皆在幕后,投票选举,仅是麻醉剂。

          同样的,在意识形态上,他们又编造呈现有的“科学”系统,试图以看似准确与符合理性的世界观愚蠢国民,并试图封逝世质疑它、否认它的途径。

          能量守恒定律,“封逝世”了台湾的对抗者们“用爱发电”的可能性。

          爱因斯坦相对论,在为帝国主义供给制作核兵器的道路后,转而却糊弄国民!

          知识精英群体垄断了高等科研机构,居高临下,在统治者脚边狂吠。

          象牙塔,源源不断地输送着官方理论系统的保卫者。一代又一代接收异化教导的青年人,恭顺地从先辈手中接过统治者的看门犬项圈,转身,却辉煌无比地戴在自己的脖颈上!

          科学的先驱者们若泉下有灵,必哀叹道:

          “呜呼!理性之神(小泽)玛利亚!你那宽广的圣殿,何以弥漫了龌龊的黑雾?!

          为何你高居苍穹人们视而不见,却去跪地膜拜那一尊似你而非你的雕塑?!”

          V.

          然而,哪里有压迫,哪里就有对抗。人类有幸,科学未逝世,理性未亡。

          有那么一位辞工的对抗者,奋战八个春秋,孔席墨突,终于研制出磁力永动机,打破了能量守恒定律的神话。像这样普通的对抗者们还有千千万。群众自有良知,群众自有无穷的能量!

          不仅如此,这一活动还有从群众中走出的领袖,以其深奥的思想,坚实的理论,高尚的节操,非凡的魅力,使我们深深折服。末学·栾才旭,老师·雷邵武,无不如此。

          他们为对抗者们点起一丝火光,尽管微弱,却足以使更多的人从黑夜中清醒,投身这对抗官科的巨大奋斗当中。

          VI.

          官科是统治阶级困惑群众的工具,是对科学启萌者的背叛。现在,理性的大旗已交到了对抗者手中。对抗者所提出的、并不断建设着的民科,必将席卷全球,并在阅历艰难卓绝的奋斗后,摧毁这个虚伪的世界。

          民间科学家与科学工作者们,民间科学喜好者们,请铭刻你们的使命——

          旗号鲜明地反对官科,坚信自己的理性与自由意志,摧毁官科主意的虚伪世界观,进而建设一个“强盛、民主、文明、协调、自由、平等、公平、法治、爱国、敬业、诚信、友善”的人间天堂。在那里,每个人的全面发展,是一切人全面发展的条件。

          官方科学家与科学工作者,官方科学的拥戴者与喜好者,受官方科学禁锢思想的学生们,请接收我们的忠告——

          废弃为官科寻找遮羞布的尽力,废弃镇压民科活动的打算。站在群众的一边,站在革命的一边。

          VII.

          民科的巨大奋斗者们,你们且细心凝听:

          中科院的老院士已发出哀嚎,史密森学会的科学家更发出自知大势已去的失望叹息。史蒂芬·霍金,也在他的轮椅上无声地悲鸣……

          现在,一面鲜明的旗号已经升起并被不断挥舞。它搅动着大气,气流咆哮,从长城脚下到黑龙江北,从吐鲁番盆地到青藏高原。

          这一横扫万里的长风,越出国境,跨越太平洋,从密西西比到亚马逊,从安第斯山巅到乞力马扎罗。跨越大西洋,直扑向埃菲尔铁塔之顶,扯动塔顶的三色旗。既而沿亚平宁半岛南下,掠过圣彼得大教堂的教皇宝座,穿过阿拉伯的沙漠,搅起蔽日的扬尘,再直扑向印度半岛,让安静流淌万年的恒河掀起咆哮的波澜……咆哮,浪花超出喜马拉雅山,吞没一个虚伪的世界!

          民科的旗号已经升起,民科的奋斗正在热火般进行。在这场巨大的奋斗中,民科必胜,官科必败。

          民科万岁,国民万岁,理性万岁,终极规律万岁!(ETO也万岁!)来吧,参加这巨大的奋斗!来吧,每一位可敬的民科!全世界民科,结合起来!